老校长优美散文

  印象中,我总认为他是个老校长。那是因为他身材矮小,面如核桃。走起路来,无声无息,晚自习时,经常看见他在走廊里游荡,幽灵似的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没老到那个份上,因为我大学毕业好多年后,他依然还在工作岗位。

  说话之前,他喜欢干咳,好像歌唱演员清嗓子。我当初认为,嗓子经过这么一清,发出来的声音即使不超过李双江,起码也要平了张明敏。可是,他总是那么让我失望,等我竖起耳朵严阵以待时,听到的声音如同叹息。他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做报告,经过扩音器放大了的声音,还是那么有气无力。

  别看他外表像个痨病鬼,精力却出奇的好。读者文摘在线阅读

  我们高中毕业班的男生,总共有三四十人,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。他宿舍隔壁的那间破教室,就是我们的宿舍。冬天的风,穿过没有玻璃的窗,像哭。一屋的青春,浑身的躁动,却在那严寒里顽强生长。熄灯后,我们经常躺在床上说着带点色彩的笑话。说我们班的班花下课时对班长多看了一眼。说重点班的一位女生胸脯鼓得很高。我们说得心花怒放,说得热血沸腾,一个个哈哈大笑。就在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翻来覆去直打滚的时候,颈上袭来一股冰凉,是一只手,像块生铁一样搭在我脖子上。耳边悄悄响起那非常熟悉的有气无力的声音:你起来,到我房间来一下。我颤巍巍地来到他房间时,看见班上许多同学已经站在那里,我们相视一笑。

  白霜如雪的清早,我们都害怕出操,早操能躲就躲。一天早上,我和结富都把被条蒙着头,蒙混过了关。听见广播体操已经到了最后一节整理运动,我俩就掀了被子,兴高采烈地出门撒尿。厕所太远,我们一般都偷偷就近在墙角解决。冬天早上的那泡尿好像牛尿,半天也撒不完。正在那时,结富感受到了脖子上的冰凉。我们耳边又出现了那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  我一直不清楚他为什么能那么准确地为我的命运把脉。当时我只不过是那所学校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名穷学生。在理科重点班参加高考失利后,我非常想复读,父亲便找了他。没想到,他一听我的名字,就对我父亲说:你这伢子要复习,最好改学文科。于是,我成了文科补习班的学生。后来,我真的考取了大学,是母校自己培养出来的唯一的文科本科生。此前,母校为重点中学培养了许多大学半成品。我上大学后的第二年,母校的高中部就砍了,因此,我成了母校自产的绝版文科本科生。只有我心里明白,这件作品应当归功于老校长。

相关推荐

以听雨为题的优美散文

  每逢雨天,我总喜欢找一个位置,以一种淡淡的心境去听窗外的天籁,让我一汪干涸的心池渐渐盈满欢畅的涟漪。  朝雨芳草,暮雨客舟,春雨杏花,秋雨梧桐。这是古时的文人听雨的浪漫

说忘记那是自欺欺人优美散文欣赏

  说忘记,那是自欺欺人,自己在骗自己。其实只不过是想找个借口,来麻木自己的神经,然后告诉自己,我已忘了该忘的,接着告诉别人,我没事,一转身,却眼泪决堤,让泪水出卖了自己。  偶尔

长岭的雨优美散文

  长岭的雨  雨是个奇怪的东西,在任何地方我都会被它淋湿。  现在,雨在窗外滴滴答答,我坐在室内,仍然被它淋湿了——内心湿漉漉的,雨毫无顾忌地洒了进去。  这是望江县长

我只不过是个闲人罢了优美散文

  眼看着20XX年的身影在时光的长河中渐渐消失的时候,你就像面对决然要和自己分手的恋人一样,即便你对她是如何的情深意切,如何的恋恋不舍,但这样的结果似乎已经无法改变。至此

暂无评论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老校长优美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