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生三世散文

  〈一世殇〉

  难望,潺潺秋水;

  苦等,风雨共悲。

  三生三世,讥笑风尘。

  他,舞青衫,执白扇,山水之间,与兰结友,倾心笔墨,飘逸潇洒;

  她,奏长曲,吟清歌,深宅闺阁,画眉点唇,笑魇如花, 浑然成画。

  犹如两只飘落人间的精灵,飞越青青长空, 踏遍万水千山,不经意间相遇了,于是舞出了一杯缱绻迷离,奏出了一曲霓裳羽衣,以泪眼婆娑演绎高潮,用血洒满天画上结束。

  然而,初尝爱情的人儿,海誓山盟,素不知这甜头后的悲楚,犹如响彻天地的悲鸣。

  有幸共檐同欢戏,却道门第身份异。

  收起了漂泊流浪的心,孤灯冷壁,箪食壶浆,苦读诗书,翻山越岭,金榜题名,只为寻她,一生一世;

  静看雨过天地,默待承诺,珠帘动,五指微斜,琴音流如水,滑似绸,只为等他,终不怨。

  漫漫长夜幽歌于此,无意一笑,群花怒放,蝶飞燕舞,竟惑君心。

  她,迫归金銮殿,红袖锦衣,云鬓步摇,却是:月光倾泻樱花残,红唇微抿素满颜。

  他,怒闻此讯,夜闯圣殿,心中鲜血直溢,泪光朦胧了眼。

  “此何情?忧今生,怎诺明世?余世让人笑痴?”

  她佯怒,“痴人犹痴竟畏痴”,转身,持剪,“请君似发,一剪长绝,奈何有女更适君。”

  发落,与君决绝。

  从此,他,夜夜沉迷轻浮地。

  灯红酒绿繁花暖玉,只叹,“一切如戏”。

  皇宫,

  白绫飘拂。

  她,泪洒满天化作雨,血流成河诉哀情。

  〈二世缘〉

  盛世蝶,犹恋情。

  他,血气方刚,清雅脱尘;她,纱衣着肩,黑发如泉。

  一方为君,一方为郡。

  诸侯卑微,她,成为珍奇,两国联姻。

  她的第一个亮相,皇宫上下,倾动所有。轻盈舞步,幽眉紧蹙,冷艳若冰霜,绝美似芙蓉。

  她的一颦,他葬送了所有。他不信会有女子不为他的拥有而心动,他不知她是如何的女子,从无一笑。历史与其容貌不相上下的妲己,为迎合纣王,整日卖笑,就算息伪,面对灭其国弑其夫的楚王,依然笑脸盈盈。

  她深知,皇宫如穴,伴君如伴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现她娇美依然,而当年华老去,色衰爱弛,殊不知有多少年轻貌美的赵飞燕,合德,绕君左右。

  而当君王烽火戏诸侯,送出江山,换美人一笑时,她,笑了。

  因为世界在自己身后落了幕,是他在陪伴。

  她要的不过是他的一生一世,她从不知他为了爱她,而毁掉江山。

  红颜并非祸水,只是她们太美。

  〈三世情〉

  所有的繁华终将化为尘埃,昔日的诺言只能随风消散,有情的人,将穿越时光,穿越人海,终成卷属。

  他,刀光剑影我自横行;她,青山秀水嬉戏成性。

  这一世,他与她共行侠仗义,天涯海角流浪四方;这一世,他与她共赏庭前落花,吟诗作对,月下共舞。

  不愿喧嚣将你们影响,不愿浮华将你们分离。

  卢家莫愁的爱,真实长久。

相关推荐

梦韵有荷散文

  静静地坐在窗前,痴痴地看着“一春梦雨”丝丝落下,嗤嗤地滴在平常百姓家的水泥屋顶上,啪啪地打在塑化雨棚上,雨与雾在不远的低空中迷蒙浅洄,使空气中的水分不断厚重,滋润着从冬

今晚_在路上的散文

  带着这流浪的喜悦,我就这样一去不回。没有谁暗示年少的我,想家的苦涩滋味。每一片黄金的落霞,我都想去紧紧依偎,每一颗透明的露珠,洗去我沉甸甸的伤悲。随时随地,我比

有关望雁湖的散文

  躲过炽热的白天,盼来凉爽的夜晚,把一天的疲惫放在公园的湖清浣。越过五国城楼的肃穆威严,绕过林间小路的曲蔓幽婉,一弯清静的湖如镜般照在眼前。  湖中几只鹅船嬉戏,岸边几

回忆里的那棵树散文

  校园里的那棵树,站立着,静静的。繁茂的向着横斜里舒展。每每从那里走过,看它在夕阳里静静站立,站立在油画里,站成了一幅风姿绰韵的风景;站在回忆里,站成了现在的每一个黎明和黄

暂无评论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三生三世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