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行万里念娘恩散文

  在华北平原一带,都管母亲唤作娘。不论大人,还是小孩儿,人人都这么喊自己的母亲,从小喊到大,从大又喊到老。记得小时候,我只要回家,临进家门时,总会朝院子里大喊一声,娘!不管娘听没听见,只要娘没有随口答应,我就会叫个不停,娘,娘,娘……直到娘答应一声,哎!我才会停住叫声。这不是哪个人的专利,这早就成了家乡人的习惯。

  从小就听人家说,在这一辈子里,能叫一声娘,就是这辈子里最大的福气,就是给个金山银山,咱也不换。儿时就想,我可是从小就天天叫娘,都叫了这么多回,怎么愣是没有感觉到,叫娘还有什么福气。那时,年幼不懂事,没有太在意,也就没有往心里去。

  小时候,最喜欢听娘唱歌了。娘从小没有读过什么书,除了能认识自己的名字,别的字也认识不了几个。但是,娘的嗓子好,记性好,不管是什么样的歌,只要被娘听过一次,娘就能顺着调子给唱下来,还唱得特别好听。俺已经记不清了,小时候,究竟有多少次,是在娘纺棉花的纺车声中入睡的;小时候,究竟有多少次,是在娘小声哼唱的歌声中入眠的……

  记得娘长着两个长长的大辨子,垂到腰间,又黑又亮。只要不愿意离开娘的身边,就自觉不自觉地伸出小手,死死抓住娘的大长辨子。有的时候,由于用上了吃奶的劲头,把娘的头发都扯疼了,娘只是抓住我的小手,不停地说,瞧这孩子,瞧这孩子。别人看见了,总是劝娘,说,孩子他娘,你就不会给他几下呀,小时不管,长大了可就上天啦。娘听后,总是笑笑,然后慈祥地望我几眼,有时甚至还在我的小脸上亲上几口。打记事起,娘就没有动过我一手指头,更别说打一巴掌了。

  在老家,有个习惯,闺女们从小总缠着爹,小子们从小都缠着娘。我也不例外,只要娘在,不论走到哪里,不是拉着娘的衣裳后襟,就是紧紧地拉着娘的手。那个时候,不懂小鸟依人,也不明白母子连心,只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,只要在俺娘的身边,就觉得心里特别踏实,特别心安。

  还记得,小时候,有事没事的,总是缠着娘,只要见到娘,就一把扑到娘的怀里,用小胳膊缠住娘的脖子,时不时地还伸出两条腿,在娘的怀里扑腾几下,当时就觉得,在娘的怀抱里,就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。有时一激动,还冒出几个鼻涕泡,把娘的衣裳涂了个一塌糊涂。虽然把娘的衣裳弄脏了,可娘却一点也不嫌弃,就当没有这回事一样。

  爹虽然是一家之主,但在我的心里,娘才是真正的依靠。如果是遇到了难题,不敢去找总是黑着脸的爹,总是悄悄地找娘说。上初中时,是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。有一次,上学需要交四块钱的学费,可是找遍里里外外,家里竟然没有翻出四块钱来。爹本来就黑的脸,一下子变得更黑了,布满青筋的双手,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头,蹲在屋里的地上,一声不吭。

  娘不愧是我的主心骨,她没有呆在家里,而是一把就拉着我出了家门,娘凭借积攒下的好人缘,走西家,串东邻,总算借到了一大捧的钢蹦,总算凑够了我的学费。上学时,娘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地把我送到了村口,娘一遍又一遍地嘱咐我,在校里有什么过不去的,就给娘来个信,有娘在,孩子你就有书念。发现俺娘说这些话时,娘的手是抖动的,头发也是飘动的,声音更是发颤的。

  当离开娘走出好远,好远,忍不住回头张望,发现娘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村口,不停地朝我走的方向挥手,还时不时地用手在脸上抹上一把……暮色渐合,寒风阵阵,一片凄凉,突然发现,原来娘的身体竟然是那么的瘦弱,竟然是那么的单薄,竟然是那么的无助……黄昏时候,夜风渐凉,走在求学的路上,却不能上前,为娘去披一件衣裳。悲从心起,憾不能当……

  后来,我慢慢地长高了,读书的地方,也渐渐地离娘越来越远;再后来,慢慢地长了些见识,见娘的次数,也不知不觉地变得越来越少。但娘在心中的地位,不减半分。不论在村小学,不论在乡中学,还是在县高中,只要每逢放假,总是一路小跑地往家里奔。

  进了村口,还是和小时候一样,不等跑进院门,就开始大声喊娘。见过娘,就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吃的东西,找到食物后,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。其实,根本就用不着找,娘早就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都摆到我的面前,还一个劲地对说,不急,不急,看这学校把孩子都饿成啥啦,哎,又瘦啦,也黑啦,肯定都是学习累的,孩子,到家了,娘保准让你吃个够,吃个饱……说到难受时,娘经常悄悄地转过身去,背着我默默地流泪。

  高考结束后,我是村子里第一个去上海读大学的人,十里八村,也没有几个人去过上海。那段日子,爹的脸上多了些笑容,娘为了给我整理行装,显得比平时更忙了。临走的那天,娘又把行李瞧了一遍又一遍,生怕落下了什么东西。天快亮时,我从梦中醒来,发现娘就坐在的身边,双眼微合,身子不住地一前一后轻轻晃动着。原来娘怕误了坐车的钟点,竟然一夜都没有合眼,就这么一直静静地坐守在着我身边。我望了娘一眼,鼻子一酸,眼泪就下来了。急忙起身,一把扶住娘,带着哭音说,娘,我不去读书了,不去读书了,天天就呆在家孝敬娘!天天就呆在家里孝敬娘!

  娘一下子醒了过来,忙说,孩子,孩子,你看你看,娘老了,不中用了,娘怎么一下子就睡过去了,误点了吗?!误点了吗?!当听说不去读书了,平时那么温顺的娘突然就给了我一巴掌。娘和都愣在了那里,然后,娘一把将我揽进怀里,说,孩子,可不能这么说,爹和娘苦了这么多年,受了这么多罪,不就是盼着有这一天嘛,你读了书,识了字,就不会再受爹和娘的这个罪啦!孩子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!你怎么能这么说呢!那一天,我离开了家乡,去了离娘更远的南方……

  上了大学后每次回家,娘还是象我小时候一样,拉着我的手不停地看,瞧瞧是不是瘦了,瞧瞧是不是黑了,瞧瞧是不是累了。有的时候,瞧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我说,娘,你看我都长大了,怎么还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呢。这个时候的娘总是笑呵呵地说,孩子,你就是长到八十岁,在娘的眼里,你也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哟。

  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了南方的南方。娘知道我参加工作了,特别开心,说我再也不用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了;但一听到我到那么远的南方,娘又开始担心起来。好多回,娘都万分担心地悄悄地问,孩子,那边的海那么大,水又那么多,万一海水涨上来,你可往哪里跑呀,不行的话,咱就和人家说说,调到离家近的地方吧,在咱这边比较保险……听娘这么说,忙说,娘,你想哪里去啦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娘听了我的话,一点也没有减少顾虑,还是不停地摇着头说,什么都好,就是离家太远了,离家太远了……

  当我离家时,爹和娘反复地嘱咐,到了单位,一定要听人家的话,好好工作,照顾好自己。我连声答应着。娘还相当认真地说,孩子,你也老大不小的啦,你离娘那么远,娘也照顾不了你啦,如果遇到一个对心思的姑娘,你就成个家吧,也好有个伴,相互间也有个照顾,一定要对人家好,不要象你爹一样,动不动就尥个蹶子,咱是农村的孩子,一定要真心对人家好呀……听着娘的话,脸上开始泛红,我说,娘,你都说哪里去啦,我还小着呢。娘就说,小什么呀,如果你不念书,都不知道你的孩子多大啦,你看看你的那些小学的同学们,人家哪个的孩子不都是满街跑啦……娘说的都是实话,说的我无言以对。

  几年后,我也成了家;也有了自己的孩子;自己的年纪也越来越大。因为离家太远,和娘见面的时候也变得越来越少。有事没事的时候,就喜欢给娘打个电话,电话那头的娘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一会儿讲讲家长里短,一会儿说说亲戚四邻,每当问到爹和娘时,他们都会说,俩都好着呢,在家里有吃有喝,自由自在的,多好,你们就放心吧。电话里的娘总是喜欢问一句,知道你们忙,你们也不用娘絮叨,娘总是想知道,你们什么时候能抽空回老家看看,娘也好有个准备。我总是喜欢信口说,娘,快了,快了,等忙过这阵子就回去。我能真切地感觉到,电话那头的娘是多么的兴奋。等下次打电话时,娘总是会兴奋地问一句,孩子,这阵子总算忙完了吧……对于娘的这么一点点的要求,我却经常是哑口无言……

  每次携妻带子回家时,都是爹娘最开心的日子。从我说要回家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开始在家里准备,一直等我们进了家门,他们还是忙个不停。我对娘说,娘,不要忙了,休息一下吧。娘总是说,孩子,娘看见了你们,开心还来不及了,怎么会累呀,你看看,一天也没有给你们照看孩子,就当了一个现成的奶奶,这会儿还不多照顾一下孩子,哪里能说得过去呀……

  想娘了,打电话让娘到这边住。娘总是说,孩子,娘是一个睁眼瞎呀,只要出了咱这一亩三分地,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,不识字,真不行,连个路牌也不认得。我心里清楚,娘不是不想出来,而是娘需要照顾家里的老人。近三十年来,娘先后照顾了爷爷、奶奶、老爷、姥姥的晚年,几位老人都活到了八十多岁,娘的孝道可是十村八里闻名……娘有一次说,孩子,这些年你寄给娘的钱,娘一分也没花,娘可都是花在了老人们身上了,娘若没有你们几个争气的孩子,哪里能把老人照顾的这么好。娘的孝道众所周知,可娘却轻描淡写地把这些都送给了俺们几兄弟。连一向心高气傲、从不夸人的爹,有一次竟然悄悄对我说,他这一辈子,最佩服的人,心里最服的人,就是娘。我把这话告诉娘时,娘根本就不相信,娘说,他真是这么说的?他真是这么说的?

  也曾把娘接到我这边来小住。刚开始,娘不肯出门,我问娘怎么不出去溜弯。娘吞吞吐吐了好半天也不肯说,我接二连三的追问,娘才悄悄地说,孩子,你看你们这边都是城里人,你娘是一个农村老太太,连个普通话也不会说,出去是怕给孩子你丢人呀!娘的这番话,说得我的泪水一下子掉下来,我单腿跪在俺娘的身边,紧紧拉着娘的手说,娘,您可就是我的亲娘,您怎么会给儿子丢人呢,您就是儿子这一辈子最疼爱的人,也是儿子这辈子最大的自豪和骄傲……从此,我只要有时间,都会拉着娘的手出门溜弯,见了人,主动向他们介绍这是我娘。这时的娘,反而显得有点局促不安地腼腆起来……

  娘也终于见到了那片无边无际的海。娘见到了大海,一个人在海边站了好久好久,然后,悄悄地问我,孩子,原来人家海是这么大呀,是这么蓝呀。我逗娘说,娘,这下放心了吧,海水不会涨起来,孩子也不用到处乱跑了。这时的娘笑了,笑得好开心,笑得脸上的皱纹都绽开了。娘自言自语地说,俺爹俺娘,俺公公俺婆婆,多少辈的人呀,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海,这下俺可是得了俺孩子的济,终于见到海啦,这辈子,不白活了,知足了,知足了,知足了……

  娘在我这边呆得久了,总是陷入无边无际的思乡情里。娘说,孩子,娘知道你们的苦心,可是,娘住在这边,你们一上班,楼里都空啦,娘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着,再说了,就是有肯和娘聊天的,娘也和人家聊不到一块去,这边哪有咱老家好呀,有那么宽敞的房子,有小狗、小鸡和小猫,有那么多的街坊四邻和乡里乡亲,还有那么多的亲戚,我和你爹想到哪里就到哪里,想和谁聊天,就去和谁聊天,多好呀……每次在俺这边小住后,娘总是那么义无反顾地又重新回到了故乡,回到华北平原上的那个小村庄……

  岁月真的好无情,曾经那么乐观、健康、慈祥的娘,渐渐地老了。上中学时,发现娘头上就有了白发;上高中时,发现娘本来直直的背有些弯了;上大学时,发现娘的身体明显地瘦了;等到工作后,才发现,娘的牙其实早就都掉完了……为了我的出生,娘十月怀胎,历尽艰难;为了我的成长,娘呕心沥血,无怨无悔;为了我求学,俺娘省吃俭用,勤俭持家;为了我的一家,娘百般叮咛,万般嘱咐;为了的幸福,娘可谓是操心费神,一生不变……娘,默默无闻地奉献了一辈子;娘为了我,心甘情愿地捧出了娘的一颗心。

  夜深人静之时,总是经常想起华北平原上的那个小村庄,总是经常在梦里想起那个小村庄里的爹娘。爹今年有七十岁了,娘今年也六十有五了,在不知不觉中,兄弟们早就长大成人,爹娘也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。越来越深切地感觉到,这一辈子,亏欠娘的太多,太多,太多,回报俺娘的太少,太少,太少。就算用这一辈子,也无法报答娘她老人家的恩情。今生今世,不论在哪里,都是娘永远的儿子;来生来世,还愿意再当娘的儿子,因为当娘的儿子,永生永世也当不够……

  娘,年关快到了,您可是又在村口张望,您可是又在窗前默想,您的那一根老拐杖,是否又把您带到我离去的地方。儿在天涯,您在故乡,黄昏时候,晚风已凉,回去吧,我的娘,回去吧,我的娘,儿不能去为您添一件衣裳!

  娘,年关快到了,您可是又在梦中把我挂念,您可是又在灯下为我牵肠,您的那一双老花眼,是否又把别人错看成我的模样。春露秋霜,寒来暑往,朝思暮想,泪眼迷茫,责怪吧,我的娘,责怪吧,我的娘,儿想您却不能去把您探望。

  终于明白,能亲口唤一声亲娘,就是这辈子里最大的幸福;终于懂得,能亲口唤一声亲娘,就是这辈子里最大的福气……

  娘啊,娘啊,娘,我的白发亲娘!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梦里访友江枫随笔

  二月最后的那个晚上,华北高原的山西运城不到七点就刮起了让人不寒而栗的春风。那风很凉、很凉,凉得我的躯体感受到了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的滋味。  八点还没到,朝阳社区那

有关行走在路上的散文

有关行走在路上的散文  总是要经过许多风雨,才知道生命的厚重,总是要走过许多条路,才明白每条路的艰辛,在路上行走,行走在路上。  ——题记  我从四季走来,一路风雨,一路沧桑

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散文

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散文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散文1  清幽小道,绿意萦绕,一水氤氲间,清脆的钟鼓沓来。岁月悠然,又到了下课时间。盎然的校道上,倏然涌现了喧闹的身影,打破寂静

海誓山盟的句子

海誓山盟的句子海誓山盟的句子1  1、每一个人的缘份不同,相爱的时间也会有长短,只有尽心尽力地去做,我能够做到的就是:我会让我的爱陪你慢慢地老去。  2、若能选择与你缘份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儿行万里念娘恩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