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啊雨散文

  似乎有上百天了,毒辣辣的太阳每天准时挂在这片天空上,像是在无限制的复制,粘贴。偶尔会飘过几片黑云,心情变便一下紧张而兴奋起来,可每次只是稀稀拉拉的扔下几颗雨点,云便扬长而去。尽管会带来片刻的凉爽,但这却让人感到是一种挑逗,总想骂娘。

  然而一连数十日,类似这样“挑逗”性的天气也懒得光顾了。原本就不肥的河水一天天消瘦下去,细如麻线的水面上,漂浮堆积着因干旱而枯掉的柳叶,还有花花绿绿的方便袋,看不见水流,有的只是一股股恶臭。近岸的泥土裂开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缝隙,密密麻麻的泥块像梅花桩一样,让人触目惊心。人的心情被火烧火燎的天气也炽烤得没了一点水分,似乎随便溅过一颗火星,就能够在人群里燃起燎原之火。从没经历过如此干旱的天气,从没像现在这样如此渴望一场雨的眷顾,真可谓“盼雨盼得人憔悴”。

  最近几天温度“蹭蹭”往上窜,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烟雾,且如凝滞了一般。在这样的天气里,所有的树木都焉头耷脑的没了生气,即便是最爱招摇的垂柳,此刻也懒得搔首弄姿了。而人就如在蒸笼里,即使闲在那里,还是止不住汗水恣意的汩汩往外冒,一杯水进去,似有两杯水流出。当真是燥闷异常,让人寝食难安。感觉有一场大雨将至,况且电视上也有预报,虽然对天气预报早就心灰意冷,但这次应该不会再让人失望,因为人的感觉有时比高科技还精准。

  果如所料。这个午后,天空中的云有了不同以往的变化,但却不像是有大雨的样子,因为没有那种“大雨欲来风满楼”的征兆。起先依旧没有风,云也很薄很稀,只管慢慢悠悠的飘过天空,似在故意考验你的忍耐力。随后云愈来愈多,愈来愈暗,隐隐还听得雷声“隆隆”。无数的燕子开始上下翻飞,无疑更给人增添了信心。片刻,雷声已至耳边,有轻微的凉风忽的掠过,柳树好想再也按捺不住寂寞,枝条开始有韵律的摇摆,似突然地长出了一截。

  云愈发的黑沉了,雷声也愈发的密了,而风依然不急不缓,吹到身上倒是极舒服,久违了的惬意。终于有雨点落下了,不急却硕大。一开始,雨点似乎是先砸落到柳叶上,然后是瓦面,一滴落在脸上,顺手一抹,一脸的清爽滋润。雨点最后砸进未曾硬化的厚厚的尘土里,像一枚枚小小的炸弹,一滴一个坑,且“扑扑”作响,空气里就弥漫起浓浓的土腥味。

  真正切身体会到了“久旱逢甘霖”的喜悦,正手舞足蹈着欢庆着,刚刚盖过地皮的雨点忽然便停了,柳树也又回了原状。不会又是在挑逗吧?抬头看天竟露出了亮色,心情一下沮丧到了极点。而那些燕子却不为所动,仍旧在欢快的飞舞着。老人们讲“亮一亮,下一丈”,但愿如此。果然不消一盏茶的功夫,黑压压的乌云再一次缝合了天空伴随着一声霹雳,“哗!”雨如瓢浇般扯天扯地的落了下来。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在如愿而至,人们嘻嘻哈哈的四下里逃了开来。

  好雨!雨线似箭一样密集的射向地面,激起无数水花,房檐上更如挂满了一道道瀑布,奔流不息。顷刻间地上已是水流成河,一片白亮亮的水世界。燕子早已带着收获的喜悦归巢,而柳树则昂着头动也不动的任雨水冲刷,相比其他而言,它对这场雨的渴望更为强烈,没有理由不尽情享受这难得的礼遇。

  原以为没有风的助推,这样安静的一场大雨会“无休无止”的洒落,彻底驱走这闷骚的天气,让几近枯萎的绿色重新焕发生机,然而如此激烈地雨势却只持续了不足一时。想想也知足了,河水虽没暴涨,但那些枯叶垃圾之类倒也浩浩荡荡的顺流而下了,数月的旱情暂时也得以缓解。至少,这场降雨在未来几天,都可以感受到它所带来的清凉。

  北方地区向来雨水就少,且愈来愈吝啬。而近来总能耳闻关于南方很多暴雨的声音,以至于频频引发灾害,着实有些惦记和牵挂,但还有一点点嫉妒的成分在里面。雨啊雨,不要忘了北方的城市和乡村一样喜欢雨的飘逸和滋润。若能分而降之,岂不两全其美?呵呵,这很难,也不能全怪老天。

  或许正是因了我们太贪婪了。
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猪头吴散文

  每天蒙蒙亮猪头吴就准时醒了,许多年了都是这样早就形成习惯了,他身体里有一个时钟每天到这个时候就会敲响叫他起床的,闲来无事时他也是这样,起来没有活干就一个人坐着,到院子

关于新红灯记的散文

  夏天午后,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树上的知了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唤着“热死了热死了……”一辆辆汽车好像逃难似的在我的眼前呼啸而过,我凝望着马路对面那一动都不动的红灯,希

每天前进30公里励志散文

  在1911年12月之前,没有哪个地球人到达过南极点,所以这是一百年前所有最伟大的探险者、所有最有探险精神及有此梦想的人最想做到的事情。  最后有两个团队竞争,一个是来自

墨香染过韶华散文

  ~1~  清晨,太阳透过窗户照进客厅,留下明暗交错的光影。迎春花的鹅黄花瓣在光影里显得越发剔透。  我端坐在餐桌前剥花生。米白色带壳花生,大小均匀,清一色盛在透明手提袋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雨啊雨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