痛并幸福着杂文随笔

  

  七点了,刚要出门,其中一个农户挡住去路。

  我说,好婶呢,再等等吧,轮到了,一定通知便是。她说瓜地浇完,她的玉米苗恐怕早被烧死了。我说,老天爷不只旱着她一个,大家都如此。她说不行,她实在没有耐心等下去了。我笑着问她,难不成要拔了管子?

  她说她是第一个打招呼的,却磨蹭到这个时候还不见动静!我说我也没法啊,没看见我自个的玉米苗也被烤焦了么?她说那倒是,不过她仍然不甘心,唠叨我说话就是不算数,上次本来水到她地头了,我却给了她邻居,这让她心里很气愤。

  我说她邻居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,彼此都有难处啊!她说。那瓜农完了可不能再给别人了!我说才准备去地里,看了给她回复。说完,我就推车。她这才有点欣慰,并百遍提醒,这次可不能再让她失望了。我说放心吧,保证下来是她。

  麦收前,瓜农就跑来乞求截水,并说瓜要上市了,若耽搁就是多半年的辛苦。看着他们比常人劳作的黑水汗流,看着他们成天钻进四十度以上高温的棚里,看着他们带着被褥从百十里的外地来,实不忍心,随即倒换了管子,开了泵。

  婶当然不同意,但我必须这么做,否则让外地人会说我们见死不救。当时,她口头是答应了的,就是心里略略有些不满。

  瓜农告一段落后,本来是给婶,碰巧那天是星期六,刘老师说他平时请不下假。众所周知他教初三,又是个极其负责的老师,我怎能打消他的积极性和敬业心呢?于是,我就和婶商量,说帮他调换一下,尽量做到不误他的工作。

  婶无疑暴跳起来,可她邻居的难肠她比我清楚,老婆要管孩子,他要教学还要下地,平时还抽空接济她家,婶和我一样,刀子嘴豆腐心。期间无论怎么挣扎,却在关键时刻给予。

  万没料到老公在这时也凑热闹,他竟然夜半打电话,问我浇完自个的没有?我哄骗说绿莹莹一片。他凌晨五点又气得一个劲暴打,说我不分主次和里外,成心毁坏他一年的收成。

  我再解释他都不听,恰好手机没电了。他以为我故意,辗转上了QQ,谩骂我菩萨不自保还救别人,真是天下头号大傻瓜!瞧吧,我这样众叛亲离的举动,迟早要尝到痛苦的滋味。唉,我心里何尝不是如此呢?可我看到别人脸上洋溢的灿烂,只能将这份痛苦下咽在肚。

  

  给学校的灶上帮忙将近一个月了,习惯了这样一成不变的日子。

  这对夫妻性格绵软,人也老实本分。他们的感情呢,很温馨,也很牢靠。我们相处的时间虽不长,但融洽,配合也默契。尽管生意不景气,他们的精神倒乐观几分。和他们在一起,我身心轻松,情绪也被调动起来。

  前阵来时,抱着试试的态度,不曾想沉迷其中。现在要说急流勇退,反倒有点舍不得了,喜欢上了校园圣洁的气氛,也乐意和他们这样朴实的老好人交往。甚至私下做好了陪伴他们的准备。有时,我都反对自己的想法和做法,觉得有光明的坦途摆在眼前,为何要选择沼泽和泥泞?

  燕子经常说,见富不羡,见穷不帮,女友芳也说我,何必要和无奈和苦难沾边呢?而一遇到天灾人祸,几乎不用考虑,就把身心交付了。霞也说,我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,图什么要紧?而我内心深处,就想做一头牛,埋头苦耕。那怕犁到的是沉重和酸楚,也无怨无悔。

  再者能用微不足道的一份力救赎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他们,那份喜悦自然不言而喻。

  自从女人被查出子宫左右各长一个瘤子后,我的任务无疑艰巨多了。一直在坚持分忧解难,最近更是替他们多操心。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是我的谁呢?萍水相逢就不能施以援手?

 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五,我赶紧催促那女人去医院,谁料这周轮他们值班。

  男人说他不放心,要去伺候。女人说,走完了,谁守门?

  我说鱼和熊掌都要兼得。

  男人疑惑地说不可能吧?我说他们先别急着做安排。女人问我有什么好法子?我说女儿回来了,这不是一个免费的帮手吗?有我们娘俩全力以赴,他们还有何后顾之忧?男人说我的计划真是周密,高明。

  女人说这下可解决她的大难题了。

  我也趁此松了一口气。

  那个经常送菜的男人,问我给哪个灶卖力?我说四号。他说一号灶特红火,我若同意,即刻上任,待遇呢,比四号高许多。我摇头说,他真会乘人之危,老天不让四号人活,他也斩断四号的后路。

  他说现实就是强食弱肉。我说不改初衷了,四号灶是没有分文的酬劳,但我满足目前的状态。说白了,置身于地低下层的人群中,我快乐,也舒心。

  他说吃不饱、饿不死,有什么可舒心、快乐的?

  我说历来占不全,人生就是这样,凄美多于完美,痛苦多于欢乐。

  

  不经意,又是半个多月没有看琴嫂了。

  任岁月无情,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思念和关怀。鉴于最近琐事繁多,只好把见她的时间排挤到星期天。提到她,就不由忆起了我亲爱的博文姐。漫漫长河,经过的浪花不少,而真正能印记到心里,却又寥寥无几。

  琴嫂就是我的转折点,也算改变我人生方向的人。从她拉扯这三个孩子到我们这里,我就发现她的思想与众不同。当身边的女人热衷于麻将,逛商场,她却抓紧、利用空闲不懈地读书,学习。

  我难免加入到她的行列。

  勤奋归勤奋,该歇息就歇息,她说凡事把握个度,超过这个度,结果就适得其反了。她还说,拿得起就应放得下,不要鼠目寸光,做井底之蛙。在她的影响下,我的灵魂逐渐步入正轨。

  可强人总是命不强。

  她的二儿子先天性智力不全,学校拒收也罢了,她这几年,只全身各个部位的手术就动遍了。花了千儿万八元都无所谓,主要是化疗期的肆意折磨。我看着病床上痉挛的她,不由背过身难过地掉泪。而她每扛过一次,就若无其事地强颜欢笑。

  我递给她纸巾,让她尽情哭出来。她摇头,说哭是最无能的,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只有顽强地活着,才有曙光,为了二儿子,她再怎么着,也得咬牙硬撑。我真想握紧她的手,给她注入一丝力量。就像那时对博文姐一样。

  可我越来越不敢见她了,她憔悴的面容,虚脱的病体会触痛我的心。我恨老天,却无能为力拯救。想着好人怎么那么多遭难?想着她随时都会离我远去,唯有加倍珍惜拥有,唯有倾尽全力好好生活。

  记得五一前夕那次看她,她才喝了药躺下,听到我的脚步,她又费劲地爬起来。我说省点力气,好好休养,既然摊上了,就过了这个阶段。她说,我能在百忙之中探望,已是她的幸福支柱了!她怎能轻易错过呢?

  病体都这么糟糕了,还有心思说我是她的幸福支柱?这句话我说给她还差不多。

  去年深秋,我们游转了革命根据地延安,今年暑假,我们说过去八达岭和长城。她一概是信守承诺的人,无论多久,我都忍耐加等待。琴嫂,为了我们的约定,你也该与病魔抗争到底,你之前答应过我的,对吗?

  但愿这次看她去,会驱赶走一切的不如意,让幸福全权包裹她。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远嫁的女儿幸福吗杂文随笔

  【1】  前一段,一个朋友晓晓的宝宝庆祝一岁生日,邀请大家小聚。  乘她老公去其它桌敬酒,我们在席间聊到了她和他老公。晓晓算是上班后和她老公在一次聚会上认识,然后相

幸福里的杂文随笔

  幸福里是一个多么温馨的词语呀,但又有谁去真正的体会它的含意呢? 幸福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,也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域性的标准,它会因人因时因地的不同而不同。 有人说:"幸福里

怪味幸福杂文随笔

  一个女人,成为了母亲,真该感谢上天。这是使命吗?哦,不,这是恩宠。闪着人性的光辉,来自自然的恩宠。你,不是想要幸福吗?这就是幸福。所谓幸福,不过如此,对吧?——总觉得象个玩笑,怎么

幸福没有模板教师随笔

  幸福,是一个令人无限向往的美好词汇,她从遥远的古代走来,有如一道清泉,荡漾在每个人的心里。在这个喧嚣疲惫的尘世里,我们需要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充盈自身,进而产生生活的勇气和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痛并幸福着杂文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