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欣赏杂文随笔

  女:古诗欣赏。古诗的题目是《回乡偶书》,作者,唐朝的贺知章。节目撰稿人,于是乎。

  男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?

  女:唐朝的贺知章在三十七岁中进士以前,就离家在外,直到八十六岁才辞官回家。五十多年啊,终究落叶归根,心中有着无限的感慨:时光易逝,人生易老,世事沧桑,一时难以表述。诗人的天才就在于用了几句几乎是信手拈来的“大白话”,剪取了几个谁都能想见得到的典型细节,巧妙地把复杂的心绪留在了语言背后,给了读者一个任意想象的余地。这首诗虽是“偶书”,由于其诗情来自生活,发于心底,不特意雕琢却毫不费力地就把读者引入到了久客伤老的意境之中。

  男:读者从前两句的表述中不难想象,诗人在迤逦行进于归乡路上时,心情一定颇不平静:当年离家,风华正茂;今日归来,鬓毛疏落,不禁感慨系之。我“乡音无改”,故乡改样了吗?我己经“鬓毛衰”,头发全白,故乡更该是物是人非了吧?五十多年来不断思念的故乡啊,我终于又要见到你了,喜悦?感伤?连自己也说不清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了。

  女:突然,几个村童立在眼前,很随便地“笑问客从何处来”?这淡淡的一问,简直是对诗人的重重一击,难以表述的感叹由此生发,恐怕热泪己经涌上眼眶:是啊,自己确实老了,离家五十多年的时间也确实太长了,难怪孩子们把我这个本该是主人的人当作外来客了。全诗就在这有问无答处悄然结束,而弦外之音却如空谷传响,哀婉备至,久久不绝。

  男:久客回乡,物是人非,正被伤老的哀情缠绕心头的时候,这首诗却在极富生活情趣的戏剧性的问话中结束了,真是妙不可言,令人回味无穷。

  女:少小离家老大回,

  男:乡音无改鬓毛衰。

  女:儿童相见不相识,

  男:笑问——

  合:客从何处来?

  写于二00五年十一月
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不需要懂杂文随笔

  欣赏艺术时,最常听见的回应就是,我不懂。  我现在冒着挨骂的危险,悄悄地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秘密:其实,艺术不需要“懂”。  懂,是左半脑运用逻辑和现有知识,分析综合外来信

用一辈子去忘记杂文随笔

  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  午休中突然惊醒,在这一帘幽梦中又唤醒多少记忆?认识你整整三年,而离别却已一年有余了。相距千里之遥,难耐相思之憾。我说金华下

那些死亡与我无关的人杂文随笔

  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  上一学期最后的时候给别人说我在追剧,然后都很好奇我在追什么剧“西游记后传”然后“怯……追的东西挺杂的么?”最后我没有看

按部就班杂文随笔

  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  我们越长大就会越发现一个问题——你和别人其实没有任何的不同。想做的事没法做,想爱的人没法爱。一个“按部就班”就能轻易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古诗欣赏杂文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