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女人花杂文随笔

  离别的时刻总是来得很快,家里笼罩着一股伤感的气氛。猫摇着尾巴,一个劲地叫,仿佛也在悲伤主人的离去。肖红知道这次拗不过自己的儿子,走进自己的房间,很快又出来,手上多了一份包裹,用花格子手帕包得严严实实。

  她塞到儿子的手里,眼睛红了一圈,哽咽着说:“柱子,这是我跟你爹的一点积蓄,大概有个两万块,你收好,以便应急。”

  吴柱刚开始不要,耐不过他娘的坚持,才哆哆嗦嗦收下了。他弯下身,抱着他娘的肩,似乎也有些舍不得。“妈,你放心。我会照顾好自己。等我安顿好了,给你们打电话写信。”

  柳如花将行李整好,一个箱子,一个背包,一个手提包,如数交给吴柱。吴柱接过去掂了掂,分量似乎又加重了,很是疑惑,他问柳如花:“如花,你是不是又给我塞了些东西进去了?咋拎着这么重呢?”

  “我放了一些山货,咱们这里的特产,怕你在外边吃不到,给你多拿了一点。”柳如花回答他。

  吴柱挠了挠脑袋,嘿嘿傻笑。“就知道媳妇疼我!”

  正在这时,李二狗一行人站在院子外面叫喊。吴柱“哎”一声,拎了包走了出去。柳如花和肖红也跟了出去。

  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,柳如花心里不是滋味。眼眶红了一圈,极力忍住眼泪。李二狗见状,笑呵呵地安慰柳如花:“放心,吴柱交给我!”

  柳如花不搭理李二狗,她打心眼里不喜欢李二狗。肖红则千叮咛万嘱咐李二狗,一定要照顾好吴柱。

  这次与李二狗一同外出打工的人除了吴柱,还有村里的其他几个小伙子,他们也是受到李二狗的蛊惑,期待去外省淘金。

  近十来人的队伍浩浩汤汤向村外走出,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,老少爷们自觉在路边站成两排,妇女们抱着孩子一起欢送他们。他们朝乡亲们挥挥手,大踏步向前走。

  李二狗回头看了一眼,期盼能看到田兰兰的身影,虽然他知道这种奢望不可能实现。田兰兰恨自己都来不及,怎么会来看他们呢。

  柳如花的手一直放在空中摇摆,朝吴柱大声喊了声:“到了记得给家里打电话。”肖红看着他们的背影越走越远,不禁暗暗抹了下眼泪。吴柱第一次离开家,不知道这一去是祸还是福,这心里就像少了什么似的浑身不自在。

  婆媳俩悻悻地回到家,一声不吭。肖红忍不住埋怨了一句:“你咋不好好劝劝他,竟跟他一个鼻孔出气?”

  柳如花不想跟婆婆争辩,想着前天听田健健说二婶好像生病了。这会儿正好去看看她。她告知了婆婆,然后走出家门。

  柳如花踏进二婶家时,田英正躺在床上,无精打采。她给二婶倒了一杯开水,扶起二婶,让她喝了一口。田英这才开口说了话,只是说话有点气若游丝。

  “听健健说,吴柱今天去外地了?”

  “嗯,刚走。”

  二婶拉着柳如花的手:“家里可要辛苦你了,他这一走,留你一人。没事的时候,常回来坐坐。”

  “先别说我。婶,你这咋回事?要不,我带你去医院看看。”

  田英摇摇头,脸色绯红。“我这应该没多大毛病,在床上歇一歇就没事了。”柳如花摸摸二婶的头,烧得滚烫,心里愈加着急。

  门外有动静,田兰兰哼着不着调的曲走进院子。柳如花走出去,正瞧见兰兰在跟林翔挥手再见。这段时间,田兰兰特别爱往林翔那跑,帮助林翔家干活、打扫卫生、修修补补,要不是之前受了点刺激,她完全胜任一个合格的媳妇。林翔他爹也开始接受她了。只是林翔自己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妹妹。

  柳如花顾不得之前的零零种种,看见林翔犹如见到了救星,大声喊住林翔,让林翔一起帮忙把二婶弄到医院去看看。林翔二话没说,飞奔进了屋,把二婶背起来,开上自己的卡车,匆匆往医院赶去。

 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,医生让家属柳如花进去了解病情。二婶得了肺癌,这次因为病情发作,高烧不退,医生给开了退烧药,没有建议住院。住院毫无益处,她的时日估计不多了。

  一道晴天霹雳朝柳如花劈来,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好端端的一个人儿,怎么说病就病。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这个家需要二婶,需要核心骨。老天怎么这么狠心,二叔跟它走了,现在二婶的命也要收回去。

  她感觉到自己的无助,闭着眼睛,靠在椅上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。该来的总会来,该面对的终需面对。她擦干眼泪,走出医生办公室。

  林翔问他怎么个情况,柳如花摇摇头,哽咽了一下,把手中的检测报告单递给他。林翔目瞪口呆,连口说这不可能。他建议柳如花把二婶带到省城再看看。

  二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旁边,柳如花赶紧把报告单装进了包里,强装笑颜说:“婶,没事,就发烧,吃了医生开的药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他们不说二婶大概也明白了大致什么情况。自己的病情自己知道,这一两年老感觉提不上气来,胸闷,呼吸困难。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,不想孩子们跟着自己折腾下去。

  二婶微笑着,她不怕死,这么些年她时时刻刻想念着二叔,现在倒好了,很快就能到九泉去找他。她反倒是劝慰起柳如花,别想太多,顺其自然。

  在医院里住了两天,二婶便央求出院。为了更好的照顾二婶,柳如花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:自个家——二婶家——养鸡场。她早出晚归,披星戴月,一个女人撑起这么多摊子,村里人对她既钦佩又同情,明里暗里帮助她和二婶家,给二婶送来自家产的一些鸡蛋、花生之类的东西。

  征得柳如花的同意,林翔开始在养鸡场帮忙,有了林翔和田健健两个得力助手,她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轻了一截。

  我是嫣然,红尘里驰骋,寻世外古道。
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孤独食客杂文随笔

  食物,总是能在关键时刻给人以最简单直接的力量。曾几何时,作为一个热爱美食的人,也总以为这世间百态,再也没什么能取代带着诱惑气息的美食在我心间的地位了。热爱生活的人,必

夏季的雨杂文随笔

  南方的夏季总是比很多地方来得早,来得猛烈,来得毫无防备。大门上的门神贴纸已经浸湿,一夜的暴雨,所有的物件被冲刷得显出了本色。  生在南方长在南方,我是不畏惧一场暴雨的

闲谈杂文随笔

  我想的事情总是特别的多,写出来的又太少,大概这世上有些东西只适合闲谈。  ——题记  1  雨天外出,四周草木葱茏,低头的时候可以看见潮湿的植物从下水道倒长出来。 

故乡的春杂文随笔

  西北的春天总是来得晚,去得快,用俚语讲“春脖子短”。当南方早已繁花似锦,北方已绿草成茵时,春风才第一次拂过这贫瘠之地,唤醒沉睡已久的生灵。当小草露出嫩芽,杏花初开的时节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乡村女人花杂文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