饮香而醉纪实故事

  气味是无声的音乐。一种特别的气味,往往能激起丰富的想象,唤起遥远的记忆。就说一瓶薰衣草乳液,第一次用是在寒冬,搁置一阵后在夏天重新使用,那个冬天常怀期盼与甜蜜的心情便扑面而来,叫人觉得岁月是温柔体贴的,悄然用淡淡香气帮人储存起了往昔的点滴。

  曾觉得香精调成的香水,与自然气息相比,犹如假花比之真花,少了那种清新的灵魂。初中时看了些关于香水的文字,不觉被那种美感俘获。层次丰富的芬芳,以及躲在香气里的无穷想象,都在诱惑着我,忍不住要去选一两款香。中学生是不能抹香水的,于是只能去寻找很自然的,就像护肤品留香般的那种。也正因有着禁令,心头添了一份偷做坏事的刺激与快意。

  踏破铁鞋寻来的两款香水,一款甜美一款清新,初闻尚可,稍久些便令我头晕恶心,那两只小玻璃瓶只得寂寞地躺在抽屉里。还有一盒栀子味的香膏,闻着倒舒服些,淡淡的,除了自己,恐怕只有同桌能闻得到,结果有一天得知,我同桌因为鼻炎,几乎什么也闻不见……小女孩总是有些虚荣,还不能做到用香纯粹为取悦自己,颇希望因此在别人心中添几分魅力,至于究竟添了没有,我至今也不知道。

  我还从小向往自然体香,觉得这境界比香水高了不少。喝过花茶,还吃过香体胶囊,那玫瑰精油胶囊倒是能让人打个芬芳的嗝儿,至于其它作用却着实没有。

  一日,看了篇带着传奇色彩的小说,它把古老的熏香写得极美,又看了一篇说古代熏笼的文章,满纸都是意境,由不得我不动心。于是网购了几盒线香,有着美丽的名字,比如“彼岸花”。我满心期盼地点燃了香,看袅娜的烟在空中幻化各般姿态,倒有一种远离现代尘嚣的美,然而那气味却与愿望相去甚远。火的气息太霸道,盖住了植物的清新,闻久了只令人头脑混沌。

  我还是不甘心。自然而来的香气可遇不可求,有时很想在忙碌或厌倦中,动动手指,让嗅觉带我去一个美丽的地方。寻觅来寻觅去,还是精油的香气最自然,闻上一天也没有什么不适。用熏香炉过于麻烦,且会染上火的那种焦灼,我喜欢把精油滴在面巾纸上,凑近鼻端,或者就放在手边让香气若有若无地飘来。然而这样无法与肌肤接触,少了那种香气与人融合的微妙作用。

  只好去买印度产的精油香水,一瓶玫瑰,一瓶檀香,没有人工香精,也没有麝香。玫瑰清甜,檀香安宁温柔,虽然只有一种精油,少了层次与神秘,但毕竟是一种让人舒服的气息。对香气的迷恋与寻觅,总算得到一个还不错的结局。

  想起小时候喜欢玫瑰花茶,缓缓注入开水,看花朵在水中一点点地饱满起来,把温热的茶杯捧到鼻子前,贪婪地嗅着自然恩赐的芬芳。长大后渐渐失掉了那份闲情,只好在匆忙的早晨抹上精油香水,让那份浓缩过,又被我的肌肤温热过的气息,忠实地陪伴着我,时不时地提醒我,这个世界的美丽与温柔。

 生成海报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只要,心还是鲜活的纪实故事

  家乡有一种我不知道名字的草,大人都说它叫“茅”,它有着酷似芦苇却偏小的花絮,也有着狗尾草状却更为纤细的身姿。它像极了一些卑微的草,而它本身也同样卑微。  记得小时候

太平门与非常口纪实故事

  中国人对灾难的“翻译”,表现了一种漫不经心的徐缓。日本人则要直截了当、咄咄逼人得多。我小的时候,就对礼堂里的“太平门”三字,百思不得其解。问了大人,说那是一扇平日里

活出个样子给自己看纪实故事

  为别人活着是一种负担,为自己活着是一种洒脱。活给别人看是一种浮华与虚伪,活给自己看是一种充实与智慧。  一期星光大道上,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她,没有魔鬼样的身材,

十二国记的纪实故事

  1  程涛在音乐电台主持一档节目,虽然内涵丰富,但因商业性不足而被安排在了每晚23:00—24:00。  节目不火,程涛在电台只能算三线主播,即便如此,一年年做下来,他亦拥有了一群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饮香而醉纪实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