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死不灭之城散文

  再回到这里,我的心情没有之前那么复杂了,因为我知道只有从这里走过去才会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。

  “茹,我们为什么要来沙漠?”雪儿擦了擦汗不解的问。

  “治疗你心底的伤。”我不假思索的说,我知道这样说她又会想起那些事,可是如果不告诉她实情她就算从这里走过十次也会和最开始一样。

  “哦。”她咬着下唇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“你听,有笛声。”没走多久我就听到清晰的笛声,但是从曲调里听不出一丝演奏者的感情。

  “这是?”雪儿看着站在前方沙丘上笛声的主人——一位穿着白色长衣的女子。只是没想到下一秒她就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,速度快到我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“小茹,欢迎你再次光临,不过我希望你不要用你的能力,因为就算你拼了命,她的命运还是她的。”白衣女子盯着我,而我却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  “你是渡?”如果我没记错上次在这里见过她,那时她的头发还未及腰,偶尔还会流露出一点自己的感情。

  “渡?茹,你说她就是不死不灭之城的城主?”雪儿惊讶地问。

  “没错,我是渡,只不过我不是城主。”渡嘴角微微上扬打量着我身旁的雪儿,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  “渡!”我皱着眉头站在渡和雪儿中间。

  “小茹,记住我的话,她有她的命运,那不是你我能决定的。”渡说完这句话便化作一粒粒沙尘消散在我们眼前……

  渡离开不久我就感觉到空间结构有细微变化,只是隐隐约约的变化让我认为是防御调整,所以没有太在意。但是,当我看到雪儿的眼神时,就不这样认为了。

  “雪儿,你怎么了?”雪儿的行为让我不安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雪儿开始大笑,然后四周也因为她心理变化飘起雪花,寒冷迅速灌满整个沙漠。

  “雪儿,快停下来,你的控制能力还不够,这样下去你会死的。”我焦急的喊着,可她只是看看我,而且用仇视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“小茹,小心。”我还没来的及防备雪儿就开始对我进攻,这时突然从我身后出现一双手拉我远离了她的攻击范围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那人关心的问。

  “悠拉?”我惊讶地看着救我的人,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是失踪很久的巫女悠拉。

  “你乖乖待在这里,雪儿要攻击的人是我。”她轻描淡写的说着,可是我们都知道雪儿此刻的能力早在我们之上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雪儿看到悠拉会有这么强烈的转变,也不知道悠拉为何会突然出现,此时她们的打斗好像都与我无关——我只有等着她们停下来才能知道原因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我看见雪儿被悠拉用幻术包围,她们的体能也快耗尽了,接下来谁的意志力强谁就会撑到最后。

  “小茹,带她离开吧。”当雪儿因为体力不支昏迷时,悠拉嘴角也流出蓝色的液体倒在我的怀里。

  “悠拉,谢谢你教会雪儿水幻术,谢谢你让她从过去走出来。”我紧紧抱住怀里昏迷的人儿,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我知道悠拉耗尽能力替雪儿控制住了她不能控制的能力,还教给她巫族最强幻术——水幻术。而这一切就如同焱溟所说,都只是为了让我们完成命里注定的故事。

  “雪儿,醒醒。”在渡把悠拉带走后我和雪儿也该离开了。

  “茹,茹,我以后不会再这么任性了,不会了。”雪儿大概是想清楚所有的事了,她爬在我肩上哭的很伤心。

  “好了,没事了。你看,不死不灭之城,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城主。”我指着不远处的城门说着,城门上“不死不灭”四个大字闪烁着奇异的光……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青春不死恋散文

  她是我从来没有追过的女孩,也是我从来没有追到的人。我和她的故事,更像是一场友谊,而不是一场恋爱。可这场友谊却那么真实的让我哭过,笑过,心痛过,最后一个人默默看着她从我的

有关行走在路上的散文

有关行走在路上的散文  总是要经过许多风雨,才知道生命的厚重,总是要走过许多条路,才明白每条路的艰辛,在路上行走,行走在路上。  ——题记  我从四季走来,一路风雨,一路沧桑

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散文

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散文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散文1  清幽小道,绿意萦绕,一水氤氲间,清脆的钟鼓沓来。岁月悠然,又到了下课时间。盎然的校道上,倏然涌现了喧闹的身影,打破寂静

海誓山盟的句子

海誓山盟的句子海誓山盟的句子1  1、每一个人的缘份不同,相爱的时间也会有长短,只有尽心尽力地去做,我能够做到的就是:我会让我的爱陪你慢慢地老去。  2、若能选择与你缘份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不死不灭之城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