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心意缱绻,看雪落红尘

  曾在古诗词里爱上烟雨濛濛的小桥流水人家;曾在明信片上爱上晚霞辉映的驼影黄沙。

  曾在歌谣里爱上辽阔跌宕的碧波大海,曾在小说里爱上层峦叠嶂的高山赤崖。

  而半生碌碌,灯下惊坐,忽然发现魂牵梦萦的仍是北疆冬日里那浩荡飘渺洁白的雪花。

  望着秋的背影渐行渐远,听冬的韵律携着西风呼啸而来,漫天遍野的雪花一夜倾城,城中的人雀跃惊呼!内心一下子变得柔软,眼神变得清澈,脚步变得越来越慢,好像回到了多年前的醉美的童话。

  如果说,春天是一首小令,温柔又清新;夏天必是一首五言绝句,短促又热情奔放;秋天当数是一阕双片的慢词,既丰厚浓郁,又沧桑怅惘。 而冬天,是一首七言律诗,情感内敛又庄重蕴藉。冬天的到来,天地肃杀,寒风凛冽,万木凋零,让人感觉颓废压抑没有生机。而晶莹洁白的雪让冬天有了灵魂,从此天地澄澈,辽阔无垠。雪,也让冬天变得浪漫,有趣,诗意驰骋,在高山低谷间堆玉铺银,素洁静谧。

  冬天是有一大把回忆的,经历了春的稚嫩,夏的葳蕤,秋的收获,一路走来,构成了四季的轮回。 漫天飞舞的雪,像无数精灵,飞入人们的眼帘,飞入人们的心田,飞入人们生命的某个时空,那是怎样的一种销魂的体验呀!

  少年时期的雪蕴含着纯真快乐。那时室外冰天雪地,室内炉火通红,炕上温热,一群女孩在用纤纤玉手搬起嘎啦哈,也会去窗前看千姿百态的玲珑冰花,或者对着玻璃哈气成洞,窥视窗外大雪皑皑,皑皑白雪也在窥视她,开始了遐思奇想。 男孩则冰上抽尜,较量着谁的陀螺旋转的更久。长大后才知人为了生活如陀螺旋转,疲惫得好想停下来休息。 冬天里,如果吃上一串冰糖葫芦,会让内心涌动的甜蜜如泉水涔涔,冻得通红的脸蛋溢满灿烂的笑容,而没人顾及那棉袄袖头的锃亮的鼻涕蹭出的包浆,有多少层。只记得雪上爬犁拉得呼啸生风,只记得雪人堆的栩栩如生,只记得雪仗打得敌我分不清。

  小时候不懂独钓寒江雪的孤独,也不懂“萧萧班马鸣,空留雪行处”的朋友深情,更不懂“骑蹇驴、踏雪寻梅”的浪漫闲情。只知道简单,朴素。一看到雪花飞舞,就心生欢喜。 青年人眼里的雪是爱情与浪漫的结晶。漠漠梨花烂漫,纷纷柳絮飞残。一阵清寒拂面过,散做琼瑶素练。喜欢与一个人牵手,一起走在冷风中,看雪花飘飘,听雪落的声音,一路走着,彼此相拥,贪恋共白头的深情。即使寒风侵袭,和相爱的人走在街头,也甚感温暖,因为心头有一团爱的火焰在燃烧,才不惧风寒。 雪花婀娜,千姿百态的夜,也幻化成仙境一般,雪域中的人儿,也心旌荡漾。然,山盟海誓终虚化,无论是刀郎的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,还是薛之谦的《认真的雪》,抑或《听雪落的声音》,都逃不出雪花飘飘,北风萧萧,只为伊人飘香的凄美,哀伤的是结局。曾经的往事都飘在了青春的巷口,而雪只是对爱情的祭奠。

  中年人眼里的雪是繁杂的心事。中年人每日奔波劳碌,鬓如霜,面沧桑。对季节里的雪早无动于衷,那只是自然的风景,已经燃不起任何激情,只是水凝结的冰,却对生命里的风霜雪雨感受更深刻。生活的坎坷不平,身体的伤病,都曾经是那一场场雪,落在身上,心上。 时间是有记忆的,它会给生命的某个节点留下烙印。虽然已经过去,但是当天气变冷,会有疼痛的反应。那感觉会像川端康成《雪国》里的忧愁和压抑,也有刘亮程《寒风吹彻》里的寒冷与无力,也有李娟《九篇雪》里的落寂与绝望。 人的一生,经历的冬天,会让人会更坚强,从容。也学会了驱逐寒冷的方法,可以在晚来天欲雪时,邀好友共饮一杯绿蚁新醅酒;也可感受“溪柴火软蛮毡暖,我与狸奴不出门”的惬意与慵懒;也可有“门落小雪能醒骨,窗临残照好读诗”。雪是生命之重,但是我们可以学着欣赏雪,甚至融化雪。

  老年人眼里的雪那是纷纷扬扬的回忆。也曾白衣胜雪,意气昂扬。用纤毫蘸墨来铲纸上雪,耽溺于功名利禄。曾经在红尘世上横冲直撞,遍体鳞伤。时光马不停蹄的走,青丝不见,发如雪,满脸沧桑模样。眼中的万千景物都已平常,雪也不过是每年都来的季节信物,封疆覆土,蕴藏着下一个春天。 雪,翩然在旧时光深处,那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。风一更,雪一更,人生已匆匆,华发鬓边生。此时已然是素心对红尘过往,荣辱悲欢皆看淡。只忆,家人围炉闲坐,汤沸火红的温暖。 雪小禅说:听雪落的声音,也是听心,在雪落的刹那,心里已经开出一朵白莲花。外界的环境已不能影响内心的草长莺飞,内心是平和温暖,沉淀着一种人生的静美。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花开花落,又是冬

总觉得时间走的太急,从春风万里,到草木萧索,不知不觉间,好像冬的轮廓里还有秋天的影子,萧索的北风已然吹过,迎来了素白的冬。 时光,让你没有机会回头,也没有机会感叹,

浅遇红尘,深念一生

云水年华里,总有些心倾不尽的城,总有些风吹不走的梦。流年的章节里,爱的故事有千万,随便挑一段,句句,都是思念。 总有一场雨,倾注了无数光阴的慨叹,一瓢瓢,从头顶流向

生活本色散文

  曾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则微小说:两个朋友,一个在深圳,一个在丽江。一个年薪十万,买不起房,租住着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,朝九晚五,每天挤公交,呼吸着汽车尾气,想着出人头地。一个无固

生活简单散文

  从来时光是流水,却缱绻一指情长。人生本该是一本无字的经书,何不潇洒一笔,从容一撇,随意涂鸦。生活,不过一碗粥的简单,一杯水的平淡,一盏茶的涩然。  ——题记  当晨曦的第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任心意缱绻,看雪落红尘